观世音菩萨感应初探

发布日期:2021-11-22 22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提起观菩萨,在我国可谓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。人们每当灾难临头,陷于绝境,于无可奈何之际,便会想起求这位大菩萨保佑,且多有应验,这就是观音感应。其在佛教的感应现象中为数甚多,在佛教中的作用也甚大。本文拟分三部分略作说明:一、观音信仰之流传,二、观音感应之史载,三、观音感应之理诠。

  观世音菩萨,又称观自在菩萨。前者是旧译,后者是新译。其实,两者是同一慈尊。旧译观世音,因为观世音菩萨是依修音声法门而获 耳根圆通 ,得证菩提。而由此法修证成功的行者,能彻万法根源,十方三世无不自在,故称观自在。

  观音之信仰始自印度、西域,后传至中国内地、西藏、南海及日本等地。我国最早有关观世音信仰之译经,始于三国吴五凤二年 ( 255 ) 支疆梁接译《法华三昧经》六卷 ( 已佚 ) ;西晋竺法护亦于太康七年 ( 286 ) 译《正法华经光世音普门品》 ( 大正藏第 9 卷 ) ;鸠摩罗什于姚秦弘始八年 ( 406 ) 译出《妙法莲华经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》 ( 大正藏第 9 卷 ) ;隋代仁寿元 ( 601 ) ,阇那崛多、达磨笈多共译《添品法华经普门品之偈颂》 ( 大正藏第 9 卷 ) ;宋武帝时黄龙国沙门昙无竭译《观世音菩萨授记经》 ( 大正藏第 12 卷 ) ;《观世音观经》亦于此时由沮渠京声译出;齐武皇帝时,献正与法意共译出《观世音忏悔咒》。随着广说观世音菩萨功德之《法华经》的普及,观世音信仰亦深入民间。

  除《法华经》外,曹魏嘉平四年 ( 252 ) 康僧铠译《无量寿经》 ( 大正藏第 12 卷 ) ;刘宋良耶舍译《观无量寿经》 ( 大正藏第 12 卷 ) ;东晋佛陀跋陀译《华严经》 ( 大正藏第 9 卷 ) 之 入法界品 ,皆阐说观世音之利益。东晋竺难提译《请观世音菩萨消除毒害陀罗尼咒经》 ( 大正藏第 20 卷 ) ;周耶舍崛多译《十一面观世音神咒经》 ( 大正藏第 20 卷 ) ,阐说唱念观世音菩萨名号之福德与灵验。此外尚有《般若波罗密多心经》之广传民间。因此等经典之翻译,致使观世音信仰广为发展,而顺应此风潮,以元魏孙敬德之《高王观世音经》 ( 续藏第 87 册 ) 为始,宣说观世音信仰之疑伪经典遂大量产生,如《观世音托生经》、《观世音菩萨往生净土本缘经》 ( 续藏第 87 册 ) 、《观世音忏悔除罪经》、《观世音菩萨救苦经》 ( 续藏第 87 册 ) 、《观世音所说行法经》、《观世音三昧经》等。其中《高王观世音经》又称为《小观音经》。

  隋代智顗针对《法华经 普门品》,着《观音玄义》二卷、《观音义疏》二卷;又针对《请观世音菩萨消除毒害陀罗尼咒经》,撰《请观音义疏》一卷、《请观音忏法》一编。同时智顗还积极引用《观音三昧经》等伪经之说,明示观音信仰之观解,而为后世解释普门品之典范。唐代宝思惟于神龙二年 ( 706 ) 译有《观世音菩萨如意摩尼陀罗尼经》一卷 ( 大正藏第 20 卷 ) 、《观世音菩萨如意摩尼轮陀罗尼念诵法》一卷 ( 大正藏第 20 卷 ) ,实叉难陀亦译有《观世音菩萨秘密藏如意轮陀罗尼神咒经》一卷 ( 大正藏第 20 卷 ) 。唐中期以后密教盛行,观世音信仰亦有发展。唐末五代时,日僧慧锷自五台山得观音像,安置于舟山群岛潮音洞,创建观音院,并将该处称之为补陀落迦 ( 普陀 ) 山,使之逐渐成为我国观世音菩萨之圣地。

  北宋知礼着《观音玄义记》四卷 ( 大正藏第 34 卷 ) 、《观音义疏记》四卷 ( 大正藏第 34 卷 ) ,为智顗之书添加偈颂,并予以注释。至南宋,《高王观世音经》已流行民间,此时该经虽已杂有杂咒,然对诵此经之灵验,《佛祖统纪》的作者志盘亦深信不疑。明代云栖株宏虽曾极力非难此经,然而明清以来,由于受此经之影响,观世音信仰于民间更加深入。清代以后,观世音菩萨更以送子菩萨之形象出现,致信仰之范围愈形扩展。

  由于观世音信仰之普及,非但译经及论着极多,观世音之造像亦多不胜数。今大同、龙门、陀山石窟等尚存遗品甚多。隋唐以来,受密教盛行之影响,遂造有十一面观音、千手、如意轮、不空罥索、准提等诸种观世音像。又基于笃信者之感应,复造蛤蜊、马郎妇、水月、鱼篮等观音像。今敦煌千佛洞内之菩萨像大半皆系观世音像。其造像之中,有男身,亦有女身。从根本而言,观音菩萨是个男子,且在我国唐朝以前,所有观音菩萨的塑像或画像,都属男人的相貌。《华严经》说: 勇猛丈夫观自在 。若从观音的示现而言,众生需要菩萨示现怎样的身相,菩萨就为众生示现怎样的身相,其是男是女就难以定论了。

  此外,以观世音为主要崇奉对象,或冠上 观音 名称之寺院亦多。它们多被视为观音道场。观音菩萨的道场,约分两种:即根本道场与化现道场。其根本道场,在西方极乐世界,因为观音是极乐世界的大菩萨。化现道场,在十方所有世界中,凡有观音菩萨教化的地方,即有观音菩萨化现的道场。在娑婆世界中,据《华严经》中说,印度南部靠大海边的普陀落迦山,是观音菩萨在此世界最初示现的道场。浙江南海普陀山是国人所公认的观音菩萨所示现的道场。西藏的佛教徒则视拉萨为观音的净土,所居的布达拉宫之得名,同浙江普陀山一样,是由梵文的补怛洛迦而来。若据《千手陀罗尼经》、《观音三昧经》等记载,观音菩萨乃是古佛 正法明如来 所现,为度众生而现菩萨身,极乐世界的观世音菩萨,也只是方便的权现,而非他的根本道场。故太虚说: 清净为心皆补怛 ( 普陀 ) ,慈悲济物即观音。

  中国的观世音信仰由于羼入密教而益形复杂,后更与道教结合,发展出 娘娘庙 之信仰;民间信仰素以观世音为女神,加以崇拜,日久遂与道教之 娘娘神 信仰混合,而有 观音娘娘 之称。

  既有观音信仰之流传,便有观音感应之事迹随之产生。对观世音灵感事迹之记载,在历代的佛教史传之中,俯拾皆是。如《出三藏记集》、《弘明集》 ( 大正藏第 52 卷 ) 、《高僧传》、《续高僧传》、《宋高僧传》、《比丘尼传》 ( 大正藏第 50 卷 ) 、《名僧传钞》 ( 续藏第 134 册 ) 、《佛祖统纪》 ( 大正藏第 49 卷 ) 、《法苑珠林》 ( 大正藏第 53 卷 ) 、《观音义疏》 ( 大正藏第 34 卷 ) 、《法华义疏》 ( 大正藏第 34 卷 ) 、《法华传记》 ( 大正藏第 51 卷 ) 、《辩正论》 ( 大正藏第 52 卷 ) 、《弘赞法华传》 ( 大正藏第 51 卷 ) 、《三宝感通要略录》 ( 大正藏第 51 卷 ) 、《往生集》 ( 大正藏第 51 卷 ) 、《补陀洛迦山传》 ( 大正藏第 51 卷 ) 、《见闻录》 ( 续藏第 149 册 ) 、《现果随录》 ( 续藏第 149 册 ) 等。亦见于外书如《太平广记》、《说郛》、《五朝小说》、《旧小说》、《太平御览》、《金石续篇》、《冥祥记》等。

  关于观世音灵验之专门述作,最初有东晋谢敷的《光世音应验传》 ( 已不存 ) ;刘宋傅亮 ( 374 — 426 ) 根据西晋竺法护所译之《正法华经》中之 光世音普门品 及谢敷所着之《光世音应验传》,撰《光世音应验记》,此书为我国所传最古老观音信仰之珍贵史料,在我国已佚,日本京都之青莲院犹存有镰仓中期之古写本;刘宋张演 ( 五世纪前半 ) 撰《续光世音应验记》;萧齐之陆杲 ( 459 — 532 ) 撰《系观世音应验记》。由此可知西晋末期至六朝时代,观世音信仰在我国社会盛行之状况。此后亦有《观世音应验记》、《观世音感通传》、《观音新验录》、《长谷寺缘起》、《观音妙应集》、《准提观音念诵灵验记图会》、《准提菩萨念诵灵验记》、《洛阳观音灵验真钞》等。清代弘赞着《观音慈林集》 ( 续藏第 149 册 ) 之 感应篇 ,录观世音信仰之事迹及感应 154 件;顺治十六年 ( 1659 ) 周克复着《观音经持验记》 ( 续藏第 134 册 ) 载灵验事迹 118 则。

  此外,《莲宗宝鉴》 ( 续藏第 108 册 ) 、《净土圣贤录》 ( 续藏第 135 册 ) 、《净土圣贤续录》 ( 续藏第 135 册 ) 、《安士全书》等书中亦有载。近代释慈航的《怎样知道有观世音菩萨》 ( 收于《慈航法师全集》第 9 册 ) 、释东初的《救世大悲者》、释煮云的《普陀山传奇异闻录》、释印顺的《顽石点头》、释印光的《印光法师文钞》、释絯虚的《影尘回忆录》、许止净居士的《观音菩萨本迹感应颂》和《普陀山新志》、林看治居士的《念佛感应见闻录》等书中也有观音感应的记载。凡是有关普门品的诸家讲记及注释,也都录有许多观世音菩萨的灵感事迹。

  中国佛教史传所载观音感应事例,其有史可考者,最早者当为释开达。其于隆安二年 ( 398 ) 默诵观音经而免遭羌胡杀害。 ( 见《法苑珠林》 ) 其次为竺法纯,晋元兴中 ( 402 — 404 ) ,其于湖中遇暴风而船小,唯一心凭观世音,口诵普门品不辍,俄见一大流船,乘之获免,船至岸须臾不见。 ( 见《法华传记》卷第四及《法苑珠林》 ) 。

  稍后则有法显取经天竺,附商人大舶还东,遇大风暴,舶坏水入,显恐商人去其经像,唯一心念观世音,及归命汉土众僧而幸免。 ( 见《出三藏记集》卷十五之 法显法师传 及《高僧传》卷第三释法显传 ) 释僧洪 ( 《辨正论》作法洪 ) 义熙十二年因造金像犯当时铜禁,坐罪系于相府,唯诵观世音经,一心归命佛像而获免。 ( 见《高僧传》卷第十三、《辨正论》 ) 。昙无竭永初元年 ( 420 ) 前往天竺,至舍卫国逢山象、狮子、野牛等兽,诵念称名归命而得脱。 ( 见《法华传记》卷第五 ) 求那跋陀罗三度蒙观世音护佑 ( 见《出三藏记集》卷十四之 求那跋陀罗传 、《高僧传》卷第三求那跋陀罗传和《神僧传》卷三 求那跋陀罗 ) 。

  记载观音感应之史料很多,观音感应之事例不胜枚举。要之,不外拔苦、与乐二类。《观音菩萨本迹感应颂》把救苦类又分为救火烧、救水溺、脱危险、免杀戮、免刑狱、愈疾病、除怪异、拯救堕恶道等八种,与乐类再分为赐福、长寿、得子等三种。各类例证,诸如《续高僧传》、《宋高僧传》的 感通篇 、《补陀洛迦山传》的 应感祥瑞品 、《观音经持验记》等书,述之甚详,兹不繁引。

  感应之名,出自《正法华经》,经云: 无数世界广说经法,世界所为感应如是。 感应,又作应感。众生有善根感动之机缘,佛应之而来,称为感应。《三藏法数》卷三十七: 感即众生,应即佛也,谓众生能以圆机感觉,佛即以妙应应之,如水不上升,月不下降,而一月普现众水。

  佛与众生如母之与子,此既非众生之自力,亦非教化所致,乃由于机缘成熟,佛的力量自然能与之相应,亦即众生之 感 与佛之 应 互相交融。但众生根性千百,诸佛巧应无量,随其种种,得度不同。机应之不同,《法华玄义》首先述四句论之不同: ( 1 ) 冥机冥应,谓众生于过去世善修三业,于现在世未运身口业,藉于往昔之善根,是为冥机;虽不现见灵应而密为法身所益,不见不闻而觉知,是为冥应。 ( 2 ) 冥机显应,谓众生于过去世植善根,冥机已成,得值佛闻法,于现前得利益。 ( 3 ) 显机显应,谓众生于现在世身口意精勤不懈,亦能感应得利益。 ( 4 ) 显机冥应,谓众生于一世勤苦,现善浓积,虽不显应,然有冥利。于上之四句后,更立三十六句之殊以述其分别,其终复就十法界而详举其别,众生之 感 与诸佛之 应 共有六万四千八百之机应。《观音义疏》又把感应分为口机感应、意机感应、身机感应三类。

  问:十法界众生无量机无量,云何一时令得解脱?答:譬如父母念子心重,多智多财具大势力,众子在难即能拔之。菩萨亦复如是。无缘慈悲重,权实二智深,圣财无量,神通力大,十界虽多,应有余裕。 ( 《观音义疏》卷上 )

  《楞严经》卷六说,观世音菩萨修获耳根圆通,得证无上菩提,成就了 四不思议无作妙德 : 一者,由我初获妙妙闻心、心精遗闻,见闻觉知不能分隔,成一圆融清净宝觉,故我能现众多妙容,能说无边秘密神咒,……或慈或威,或定或慧,救护众生,得大自在。二者,由我闻思,脱出六尘,如声度垣,不能为碍。故我妙能现一一形,诵一一咒。其形其咒,能以无畏施诸众生。是故十方微尘国土,皆名我为施无畏施者。三者,由我修习本妙圆通清净本根,所游世界,皆令众生舍身珍宝,求我哀愍。四者,我得佛心,证于究竟。能以珍宝种种,供养十方如来,傍及法界六道众生。求妻得妻,求子得子,求三昧得三昧,求长寿得长寿,如是乃至求大涅槃得大涅槃。

  观世音菩萨还获得了如下二种殊胜: 一者,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,与佛如来同一慈力;二者,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,与诸众生同一悲仰。 此时真正的 无缘大慈 、 同体大悲 完全生起,同三世无量诸佛所具的大慈大悲之心相互吻合,并且彻底体会到一切众生轮转六道,历种种遭遇,受无量诸苦,亟待救度解厄的需要。《楞严经》中,在谈完耳根圆通的修法后说, 由我供养观音如来,蒙彼如来授我如幻闻熏闻修金刚三昧,与佛如来同慈力故,令我身成三十二应,入诸国土 ,并且得到 十四种无畏 ,能予一切众生无畏之施,又称作施无畏者。因此他能如《法华经》上所言 应以何身得度者,即现何身而为说法 ,以三十二应化身,乃至无量千百亿化身,游行无量世界国土,救物利众,普济群生。

  观世音菩萨不但遍满十方世界,永恒存在过去现在未来一切劫数,而且还以其大慈大悲、不可思议的行愿,永不休止地在为所有轮回中的苦恼众生,救苦救难,无一缺漏。因为他深知,所有苦难都是他的苦难,所有众生都是他内在自性的不同面目。所以菩萨永远站在众生身边,永远活在众生心里。故憨山云: 我观大士,如月在空,凡有水处,皆现其中,……众生心水,亦复如是。故有求者,应念即至。

  观世音度众生所化现之身,众说不一。《楞严经》卷六说有三十二应身,《法华经》普门品则举出三十三身,梵文的《法华经》中又只有十六身。这些应化身的多少出入,不过是传诵及翻译者之间的详简增损而已,于观世音菩萨的慈悲化现没有影响。各经所举,亦不过列其大略,实际上由于众生千差万别,可以随着时代的不同、环境的不同、品类的不同,而作千差万别的身相来迎合众生、救济众生。故憨山云: 我观大士身,本离一切相。以本离相故,故能现众身。譬如摩尼珠,随缘明众色。是故佛菩萨,及六道众生,乃至异类形,一切无不入。如何男女身,百作分别见?若见大士身,平等无二相。了知法性空,光明如满月;能令烦恼暗,一切当下除。故我依大士,顿出生死苦。

  要获观世音菩萨的感应,经中说的 一心称名 最为重要。所谓一心称名,就是专心一意的念,使能念的我与所念的观音融而为一。《观音义疏》卷上释曰: 称名有二:一事二理。若用心存念,念念相续余心不间,故名事一心也。……达此心自他共无因不可得。无心无念空慧相应,是知声相空呼响不实,能称所称皆不可得。是名无称,是为理一心也。《法华经》之观音普门品的深意,是在阐明万法一体的理念——个别的众生与一切众生本具的宇宙本体或佛性之认同,就像一滴水流入大海一般,其方式即是借着一心称念观音,与观音合而为一。

  众生常念观音圣号,固然会在冥冥之中得到观音保护,却不应老是求菩萨的物质帮助,应该更进一步地向人格的内心下工夫。所以普门品中说: 若有众生多于淫欲,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,便得离欲;若多嗔恚,常念观世音菩萨,便得离嗔;若多愚痴,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,便得离痴。

  人们每有一怪现象,即不到苦难当头,想不起观音菩萨,就是信仰,也不恳切。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行为,非智者之所为。真正信仰观音菩萨,不仅是临时救急,更应重于平时的实践,在忠实的实践中,得菩萨的感应,自能解脱现生的苦痛与内心的热恼。也唯有在平时奉行菩萨的言教,才能增长清净的功德法财。

  众生欲得菩萨的护念,无有恐怖,应学观音菩萨的大悲法门。慈悲是观音的德性。如果不杀生,而且对一切众生,能予以普遍的爱护,心行就与观音的慈悲相应,相应则相感。故《坛经》说: 慈悲是观音,喜舍是势至。 观音菩萨教化众生是以身作则的。他自身精进地修大悲行,也教众生修大悲行;他从大悲行中自利利他,积集了无量功德,而得究竟的解脱;众生若依菩萨的言说奉行,定能离苦得乐;若能累世修大悲行,即可成就观音菩萨的无边功德而得无上的解脱。

  观音菩萨之受中国人的欢迎,从佛学的角度言,是由于他的大慈大悲,拔苦与乐。郑州有座“小偷最爱楼” 记者劝佛教给中国民众塑造了一个慈善的、极富人情味的观世音菩萨,让她担当起救苦救难的全部责任。虽然中国民众少有献身佛教的决心,却极愿意接受佛教的保佑帮助。特别对救苦救难的观世音更是满怀深情,不仅以香火、供品和随时的供奉来表达崇拜之情,并且一遇困难就会想到观音菩萨,这正好满足了中国民众对宗教的功利欲求。而且这种功利欲求又往往局限于一人一家的小圈子。然而,观音菩萨拔众生之苦,与众生之乐,其旨则在使众生得解脱。总而言之,观音感应之事迹虽近乎怪异,然如释赞宁云: 知此怪则正怪也。在人情则谓之怪,在诸圣则谓之通。 亦如释道宣曰: 圣人之为利也,权巧众途示威雄以摄生,为敦初信现光明而授物,情在悟宗规模之道既宏,汲引之功无坠。

  ( 2 ) 《出三藏记集》梁僧着,苏晋仁、萧炼子点校,中华书局,1995 年 11 月第 1 版。

  ( 3 ) 《高僧传》梁慧皎撰,汤用彤校注,中华书局,1992 年 10 月第 1 版。

  ( 5 ) 《宋高僧传》宋释赞宁撰,范祥雍点校,中华书局,1987 年 8 月第 1 版。

  ( 9 ) 《观音菩萨与观世音菩萨法门》,南怀瑾等着,老古文化事业公司,1989 年 6 月台湾第 6 版。

  ( 12 ) 《佛法是救世之光》,释印顺着,《妙云集》下编之十一,正闻出版社,1992 年 4 月修订 1 版。

  ( 13 ) 《太虚大师全书》第 28 册,释太虚着,善导寺佛经流通处印行。